淮南橘

阿南 @淮北枳
all叶本命大眼。
王叶没有he 乐叶没有be

【all叶/周叶】互相伤害13题

原题出自@打北边来了只东里  谢谢太太授权
非常感谢@予君莫笑_黎光初现  予太太帮忙改文

联文@淮北枳 
规则 由对方选择此题cp,并在原题基础上提出附加条件,条件不得超过3个。

题目 沉默的老鸟
cp 周叶
条件 叶修伤残
叶修死亡
不虐的be

以下正文
窗外飘飘零零的落着小雪。
白茫茫的雪带着洗净世界的觉悟落下,落在地上浅浅的覆盖了一层。
叶修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白色的雪,裹着一条毯子窝在屋内,雪越下越大,叶修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一些,伸手一捞从桌上捞起了一条围巾,裹着毯子把自己团成一个球。
呵出的气在窗上染上一层白雾,叶修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艰难的从球里把手伸出来,手指点在窗玻璃上,指尖感受着窗外的温度,那彻骨的,如坠冰窟的寒冷。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那一天,被誉为荣耀军教科书的那个男人失去一切的那一天。
在那一天叶修失去了和他珍视的荣耀同行的资格。
从无边的寒冷的黑暗之中醒来,迎接他的不是队友的拥抱与笑脸,而是死亡的噩耗。来自心底最深刻的战栗与冰冷远比现在所感受到的指尖的寒冷要更令人恐惧,恐惧到连抵御的勇气都消失。
叶修也没把手指收回来只是愣愣的出神,门微微的响动惊动了叶修,叶修眨眨眼睛,想要大爆手速把手收回来。
但是被厚实的被子阻碍了行动,到底慢了一步,急促的脚步声几乎是转瞬就跨越这短短的几十米距离,伸手将叶修的手紧握在掌心,收拢攥紧。
「前辈。」
手主人坚定的声音从叶修的头上传来,叶修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微微挪动缩得更紧。
「前辈。」
再度重复,叶修终于抬起头。
联盟的脸以一个近得过分的距离紧紧的贴着叶修,叶修撇撇嘴想像往常一般勾起唇角,说出一两句嘲讽的话。
全被周泽楷的眼神扼杀在萌芽阶段,周泽楷捧起叶修的手,近乎虔诚地用唇轻轻触碰着指尖。感受着指尖逐渐由冰冷慢慢被唇瓣染上温度与气息。
周泽楷终于露出了一个如往常一般带点羞涩的笑容。
「前辈,很无聊?」
周泽楷高兴了叶修却不好受,最敏感的部位被自家爱人握住轻轻触碰,触电一般的感觉从头顶到脚底反反复复的游荡了好几遍。
看着周泽楷略微垂下的眼睑,叶修还做不出任何拒绝的行动,只能由着周泽楷不断用叶修的指尖磨蹭着他有些干涩的唇瓣。
「那当然,小周你又禁掉了电脑,想不无聊都难。」
叶修从周泽楷手里把自己的手夺回,找到一个缝隙就把手往毯子里塞,周泽楷不甘示弱,修长的身形微微弯曲,将叶修完全覆盖在自己的阴影下,手找到刚刚叶修发掘的缝隙,把才缩进被子里的手又拽了出来。
周泽楷完全无视了叶修刚刚那有些抱怨的语气,扯着叶修的手,正面面对那扇窗户。
「前辈,想玩?」
周泽楷的头略微歪着,眼睛里除了温柔没有别的情绪。
这对于叶修而言,与其说是抛给他的问题,不如说是周泽楷的请求。
「嗯。」

——————————————————
叶修从很早以前开始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个后辈。
周泽楷不善言语是联盟里很闻名的事情,就和叶修一样出名。
嘉世的前斗神,荣耀教科书。
两个头衔明晃晃的挂在叶修的名字前面,不知怎的就给这个随性的人平白添上几分距离感。
前辈都知道叶修这个性子甚至还以这个打趣。
「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人居然还有和韩文清一样的威信简直是个奇迹。」
「那是哥魅力大。」
叶修总是满不在乎的就那么嘲讽回去,惹得张佳乐黄少天一阵嘴炮,甚至连方锐都会过来说一句不要脸。
后辈们虽然很亲近这位开荒一代的前辈,但到底有些隔阂。
当叶修第一次遇见周泽楷的时候他以为也是这样。
「前辈,周泽楷。」
周泽楷的行为就像他的代号一般,一枪穿云直接穿过了叶修垒砌的重重壁垒,从此叶修只要看见这个话少腼腆的后辈就总能看见他追逐着自己的眼睛,与自己双眼对上时的浅笑。
相较于和黄少天张佳乐相处时的轻松果断,叶修在周泽楷面前总是会不自觉展现出感性的一面,对于这个总是小心翼翼对待自己的后辈,叶修始终说不出什么过于理性的话。
大部分的请求都只是笑着满口答应,连嘲讽都说不出,最多只是伸出手揉乱周泽楷主动低下来的头上的一头柔软的头发,再捏捏周泽楷的脸,就此作罢。
包括那个时候也是。
周泽楷一只手揽过叶修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叶修的后脑勺,将整个人拉到自己的怀里,唇带着侵略性狠狠的啃上去,灵动的舌滑过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吮吸,舔舐。
将叶修整个人吻的晕晕乎乎再放开,叶修刚刚得到片刻的喘息,紧接着就又是一记重磅炸弹砸下来。
「前辈,我喜欢你。」
叶修的大脑没能恢复思考的功能,就直直的对上了周泽楷的眼睛。
一枪穿云。
穿进了叶修的心里。
拒绝的话语在嘴边咀嚼好几遍,最后说出口的却是一句「那我们试试?」
周泽楷的脸上瞬间就泛起了比平常灿烂得多的笑容,把叶修接着想说出的补救的话语堵了回去。
「前辈,最喜欢。」
在叶修面前定格的是周泽楷笑得眯起来的双眼。

————————————————
周泽楷呵出一口气,在窗户上蒙上一层白雾。
指尖捏上叶修食指的指节,掌心将叶修的手完全包裹在其中。
周泽楷并不用力,只是轻轻的捏着,一笔一划认真的写。
「周泽楷 爱 叶修」
叶修只是无言的看着周泽楷难得这么孩子气的举动,任由周泽楷写完以后把他的手塞回毯子里,再直接连毯子一起抱起了叶修向卧室走去。
叶修被周泽楷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突然的失重感让他下意识的抱紧了周泽楷的颈脖,周泽楷也乐于享受这个坚强的人难得对他的依赖。

卧室里的暖气开得比客厅更足。以至于让叶修都嫌自己身上裹着的毯子过于厚重,直嚷嚷着要把毯子掀开。
周泽楷却把叶修团子裹得更紧了些。
「前辈,冷。」
叶修还想再说什么,就对上了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的眼神一直都是这么直白,里面盛满了露骨的温柔与爱欲,就如他的战斗风格一般,简单直白的一枪爆头,最开始的腼腆与羞怯似乎只是一层浅浅的伪装,降低了叶修对周泽楷的戒心,最后再一记直球,就将叶修的理智彻底磨灭,只会顺着周泽楷的意思不断的点头答应。

叶修看着这双眼睛里仿佛水流动一般盈盈的温柔,什么话也说不出,淡淡的红色从修长的颈脖一路蔓延,在耳根停止了脚步。
「小周你犯规。」
叶修眨眨眼,带着点可怜的意味望向周泽楷。
自从和周泽楷同居,叶修不仅被禁了电脑还被禁止外出,吸烟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如叶修对于周泽楷的直白没有免疫力,周泽楷拿这个前辈难得的撒娇更是手足无措。
「小周我想出去看雪。」
叶修将头轻轻的搁在周泽楷的肩窝,柔软的发丝蹭着周泽楷敏感的颈脖,蹭的他有些发痒。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把叶修裹成团的毯子一层层揭开,从客厅拿来厚实的衣服帮叶修穿上,再仔细的的给叶修裹上围巾,带上毛茸茸的耳包,最后再套上毛绒的帽子,全身上下除了面部没给叶修留一个缝隙。
周泽楷把叶修抱起来走出卧室,叶修的一只手臂闲闲的搭在周泽楷的肩上。
在门口的地方放着一个轮椅,周泽楷将叶修放在轮椅上,反复检查叶修身上的着装还有没有能够让冷风钻进来的缝隙。
打开门,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雪。
「前辈,雪。」

————————————————
叶修在常年的战争里失去了他的双腿。
作为c国王牌军——荣耀军其中曾经最杰出的特种部队嘉世的前任队长。
斗神叶秋是受万人敬仰的,一杆战矛却邪上流淌着多少敌人的血,但都是曾经。
刀枪无眼,战争不会对任何一个人仁慈。
昔日并肩作战的队友一个个死去,叶修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他不愿看着队友阵亡在自己面前。
尽心尽力的结局居然是来自最信任的队友的暗算。
斗神叶秋被赶出嘉世,却带着对队友的承诺与信念重回战场。
带着一只新队伍,兴欣。
他注定要在战场上奉献一生,为他最爱的荣耀,为守护他和他队友曾经获得的荣耀,走上这片满是鲜血的土地,用肩膀挑起沉重的责任。
一个雪夜夺去了他的一切。
军部的一次错误指令使得数只小队陷入困境,为了给荣耀新生代的逃脱争取时间。
兴欣队长叶修,霸图队长韩文清和队员张佳乐,利用地形布下重重陷阱掩护微草队长王杰希带领新生代逃脱。
「大眼,微草需要你,兴欣还有沐橙,霸图还有张新杰,而微草只有你。」
张佳乐韩文清战死,叶修失血过多昏迷,徘徊于生死线上一个月后以失去双腿与战斗能力的代价换来与死神搏斗的胜利。
新生代全体存活。

周泽楷赶到病房时叶修身上披着病号服正望着窗外。
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回过头。
「小周。」
懒散又随性的笑容,同往常并无区别。
仿佛失去挚友,差点面对死亡的那个人不是他。
周泽楷直接冲上去,把叶修的头完全的按在怀里,手轻轻抚摸着骄傲的荣耀之神那永远不肯低下的头。
「前辈,我在。」
叶修突然就觉得自己眼睛里进了沙子,曾经在嘉世里受的委屈和失去挚友的悲痛一瞬间涌上,眼泪几乎就要流出眼眶。
周泽楷端起叶修的脸,手覆上叶修的眼睛。
「前辈,是荣耀。」
对啊,他不是别人,他的存在就是荣耀。
而荣耀不会有眼泪,这个早在曾经就向他表达心意并得到了他的容许,却始终只是挂着男朋友的名字,因为太多的责任而从来没有得到叶修更多关注的后辈。
第一次扛起了他身为叶修男朋友的责任。
作为荣耀先后的第一人,两人又怎么可能相互不理解?
他们同样的骄傲,同样的不容许自己露出软弱的一面。
终于在对方面前彻底敞开了心扉。
「前辈我们回家。」
清脆的鸟鸣声唤起了叶修的兴趣,扒拉下周泽楷覆在眼睛上的双手,头从周泽楷身后探出。
金黄色的鹦鹉,站在鸟笼里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前辈,这是礼物。」
周泽楷一伸手把鸟笼提起来,小心控制着力道让鸟笼摇摆的幅度不至于大到使鸟惊慌到在鸟笼里到处乱飞,轻轻的放在叶修的窗上。
「以后他会一直陪着你。」
周泽楷把剩下没有说出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他不想让他尊敬,甚至是仰望的前辈失去了他的荣耀,那是属于他的璀璨辉煌,失去了他的骄傲,他也就不是叶修了。
叶修怎么会不明白周泽楷没说完的话,失去了双腿的自己再回到战场也只是累赘罢了,还不如呆在家里帮着分析一下战局,这才是他目前能发挥的作用。
叶修的手指穿过鸟笼的缝隙,剪的圆滑的指甲滑过鸟柔顺的羽毛。
「你好啊,我叫叶修,以后就是我们相依为伴了。」
周泽楷突然有一种自己的地位下降的感觉,固执的把叶修的手拽出来,手指缓慢却坚定的插入叶修指缝,十指相扣。
「前辈。」
周泽楷声音有些委屈,把叶修逗得直笑。
「你说你,怎么还吃一只鹦鹉的醋。」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把头别过去,细碎的头发遮住微微发红的耳垂。
他的前辈的笑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耀眼,仿佛有万千星辰的光辉,与数亿星年的璀璨。
还是一如既往的撩人。
叶修见周泽楷没有放开他右手的意思,干脆也就不挣扎了,左手轻拍鸟笼。
「以后你就叫小点了。」
也不知道叶修对于小点这个名字是有多少的执念,但这样的叶修对于周泽楷而言太过于耀眼,照射的他的眼睛都睁不开。
这才是他的前辈,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遗忘过去友人的前辈,只要在他的生命里留下痕迹的人,他就不会遗忘。
而这样的前辈是属于他的,从今以后只属于他的前辈。

————————————————
周泽楷推着轮椅顺着白茫茫的道路走着,叶修难得出来透一次气。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这瞧瞧那看看,仿佛什么都新奇,看到什么东西还会很高兴的指指点点,转过头来冲周泽楷露出一个轻松的,不带任何伤痛的笑容。

叶修的身体不适合感受寒冷,他的身体早已在战争里被摧毁的一干二净,哪怕是用衣服裹得再紧,也难保不会感到寒冷。
糟糕的生活习惯所带来的伤害在叶修被迫放松下来后爆发,他现在每天只能活动一小会,更多的时候是被周泽楷裹成一个球放在靠近窗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一整天。
他终于习惯早睡,困倦像浪潮一般不断娟袭而过他的每一根神经,在战争里的锻炼出来的坚韧又支持着他的身体不倒下去,最终胜利的一般都是困倦,孱弱的身体倒在自家爱人的怀里,感受着令人心安的熟悉气息沉沉睡去。

叶修半路在轮椅里睡着了,连什么时候回的家都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卧室里身上裹着厚重的被子,床头柜上一杯仍然冒着热气的白开水被放在叶修伸手就可以拿到的位置,就在枕头旁边的鸟笼,小点在里面跳跃着,却如周泽楷一样沉默,只有扑腾翅膀的声音。
嘲讽已经成为了叶修的一种本能。
「小点你真的是鹦鹉?完全不说话。」
小点仿佛听懂了叶修的话,停下来歪着头看着叶修。
「果然小周送的鹦鹉都和小周一样沉默吗?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不是黄少天送的。」
周泽楷推开门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却听见叶修瞬间的沉默,沉默到连呼吸声都消失,数秒后才恢复了往常。
「我忘了,少天已经战死了。」
「前辈。」
落寞的语气像是碎片一般扎在周泽楷心上,叶修一回神就发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前辈不要害怕,我在。」

————————————————
叶修这句话不是第一次说。
他尚且在病房的时候就对这只沉默的鹦鹉啧啧称奇。
「小周送的鹦鹉就和小周一样沉默,那少天送的该和他一样聒噪?」
那时的枪王尚且未完全成熟,言行举止都带着几分孩子气,刚刚得到这么一件巨大的宝物,就像看守宝藏的龙一样,害怕一切可能会夺走他的人。
周泽楷的眉头在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皱起,他实在不喜欢自家爱人在自己面前提起情敌。
尤其是一个特质完全和自己相反的情敌。
周泽楷知道叶修是个对朋友细腻对自己反而迟钝人,他可能完全不知道黄少天喜欢他。
周泽楷知道这一点,但不满的情绪依然充满了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微微蹲下身体,看着叶修微微张开明显还想接着说着什么的嘴唇,直接覆了上去。
唇舌相接,周泽楷抽取着叶修嘴里每一寸的空气,一边宣誓主权另一面也将叶修未说完的话堵回嘴里。
这是我的前辈。

当初面对感情青涩的少年化为一个剪影明晃晃的挂在叶修的记忆里。
现在的枪王沉淀下来的是温柔与细腻,他终于体会到了失去战友的痛苦。
所以格外的纵容。
「前辈,我在。」
叶修深吸一口气,头从周泽楷怀里抬起来。
「好了小周,哥是那么脆弱的人吗?」
说着从周泽楷的束缚里挣扎着拿过水杯,温热的水浸润过叶修干燥的嘴唇,流淌过略微有些嘶哑的喉咙。
「前辈在我面前,都是脆弱的。」
叶修差点被一口还没咽下去的水呛住,无论和周泽楷在一起多久叶修都不敢相信周泽楷的情话水平。
「小周你是不是把说话的技能点用在说情话上了。」
周泽楷坐在床边,手轻轻的拍着叶修的后背帮他顺气。
「只对前辈说。」

————————————
周泽楷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他从前永远无法想象的场景,现在就呈现在他的面前。
那么坚强的斗神,荣耀的前任第一人。
躺在病床上,口鼻处连着呼吸机。
叶修的皮肤越发苍白透明,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张牙舞爪的彰显自己的存在。
叶修睡得越来越多,一天只有一两个小时是清醒的。更多的时候他像一个小孩一样睡着,长长的睫毛覆盖在他的眼睑之上,乖巧的不像那个以嘲讽著称的斗神。
叶修醒着的时候很活跃,完全不像一个离开了呼吸机就会死亡的病人,原本清脆的声音经由呼吸机变得低沉而又不清晰。
他仿佛是黄少天附体一般,醒过来开始就不停的说,絮絮叨叨的说,最后脑袋一偏就又沉沉睡去。
更多的时候是在回忆,回忆过去有黄少天在周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日子,回忆张新杰会在整点强硬的把他带回房间休息的日子,回忆他开了个嘲讽里能看见韩文清漆黑的脸,张佳乐一再被抖炸毛,最后气的直接提着枪就来找叶修真人pk。
那些日子像是钻石一样,在叶修的记忆里闪闪发亮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说着这些记忆时的叶修又化为了当年那个神采飞扬的斗神,吸引着说所有人的目光,闪烁着 他的荣耀。
周泽楷喜欢这样的叶修,或者说这样的才是叶修。
他不会打断叶修的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望着这个一直走在自己前面扛起一切的男人,将这个人的容貌声音铭刻于灵魂深处,藏在一个永远不会被别人发现的地方。
这是他的宝物,他最珍贵的宝物。

叶修开始神志不清了。
周泽楷向他的副队请了假,整天整天的陪在叶修身边,他有时分不清呆在他身边的是谁,很多时候会把他错认成其他人。
「文州?」
周泽楷没有否认,只是点点头,将温热的毛巾盖在叶修的额头上。
「哟,少天居然不在,难怪这么安静。」
「嗯。」
周泽楷替叶修将被角押好,拿起放在一旁的空调板调高了温度。
「文州,你说你……」
声音戛然而止,周泽楷转过头叶修已经睡去。周泽楷走近叶修的床,隔着毛巾湿润的吻落在叶修的额头上。
「前辈,晚安」

叶修的记忆已经完全混乱。
周泽楷刚刚把窗帘拉上就听见叶修极轻的声音。
「小周,小点呢?」


「小点也老了啊。」
叶修的手指轻轻抚摸过鹦鹉光滑的羽毛,尽管已经没必要但依然习惯性剪短的指甲轻轻敲击着鸟喙,得到的是小点极快的反击,在叶修的手指上轻啄一口,留下了浅浅的红色印记。
「我也老了啊。」
叶修的笑容有些苦涩,一个死字在他口腔里反复咀嚼想要说出口,最终看着周泽楷坚定的能让人深陷的眼眸,还是顺着唾沫咽了回去。
周泽楷身上的光环不比他少,荣耀现任第一人,枪王,轮回队长。
但是对于叶修而言他就只是他的后辈,他的爱人。
叶修舍不得,他想保护好周泽楷,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那双眼眸里不会出现痛苦与悲伤。
叶修不是不明白,自己的身体在长久的战争里早就被摧毁的一干二净,化为灰烬被微风一吹就消失得了无痕迹。
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可是叶修与周泽楷谁也不愿意先说出这个字将两人的伤口上结的痂撕开,让其中远未长好的嫩肉暴露在空气中,感受飞舞的细菌的吞噬分解再重组,将此刻的痛铭记于灵魂之上。
他的后辈不该承受这样的痛。
周泽楷是璀璨的,他应该在万人之上接受光明的加冕,而不是在阴冷潮湿的角落借雨水抚慰蚀骨的痛。
叶修心软。
他舍不得。
两个人不断的刻意回避着这个问题,仿佛只要这样叶修就会一直陪着周泽楷,像童话故事里一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生活不是童话。
最先让他们感受到现实的残酷的是小点的死亡。
小点死的悄无声息,它本来就沉默,一天听不见个声都是常事,叶修活动不方便,甚至连小点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小点被好好的安葬了。
叶修看着垒得高高的泥土出神,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躺在里面,被腐蚀,最终不复存在。
真是孤独。


周泽楷打开床头一盏小灯,暖黄的灯光把叶修白皙的过头的皮肤染上几分血色。
「前辈,小点在家里。」
「嗯。」
叶修又重新闭上眼睛,只是手伸出被子紧紧的抓住周泽楷的手。像是一个在黑暗里害怕的孩子,抓住大人的手就不会再害怕,连黑暗都被光明所照耀。又像一个霸道的财主,固执的守着自己最宠爱的小妾,生怕哪家大官员看到掳了去。
周泽楷反手握紧叶修的手,手指一寸一寸的挤去叶修的指缝中,扣住叶修的十指。
趴在叶修的床边侧着头,叶修安静的睡颜直接的呈现在周泽楷眼前。
周泽楷缓缓闭上眼睛。
前辈,一直和我在一起。
一直。
一直。

轮回镇守的区域遭到了攻击,攻击之强力以至于休假的轮回队长都不得不被提前召回。
轮回的队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队长,暴躁易怒几乎是推枯拉朽一般的扫荡了敌军,之后便急急的赶了回去。
他一生最爱的人随时都可能抛下他而去,他又怎么能不陪在他身边。
小护士看到是周泽楷来了,指了指床头柜上被一个花瓶压着的一张白纸。
「叶先生3天前醒过来执意拿笔写的。」
说完就退出了病房,周泽楷一边担心着叶修的身体,一边过去拿起了那张纸。
上面是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执笔人的手似乎无力到连笔都拿不稳。
「叶修 爱 周泽楷」
周泽楷心中的骄傲再也拦不住此刻奔涌在胸膛的感情,他伏在叶修的身上终究是哭了出来,泪水染湿了白色的被单。
他呜咽着,一遍遍的念着叶修的名字。
「叶修」
「叶修」
「叶修」
他的前辈一直都是这么细腻,温柔得能够轻易的打破一个人内心的骄傲。
当年那个孩子气的举动叶修一直都记在心里,直到今天才给了他回应。
叶修看起来在睡觉,甚至已经神志不清。
但他的心里是一片明镜,倒映着他所见到的一切。

周泽楷是自私的。
他有很多方法可以加速叶修的死亡,却只有这一个方法能延续叶修的生命。
他贪婪,贪婪的想更多的占有叶修,占有这个已经吞噬了他一切心智的人。
却忘了,叶修那辉煌的曾经。
他不该是这样一个人,他应该在战场上战死,而不是像一个寄生虫一样被养在家里。
周泽楷蛮横的享受着叶修的纵容,给自己创造了一个独属于他的伊甸园。
他没有忘记这是对叶修的伤害,这是叶修的耻辱。
叶修是属于荣耀的。
叶修就是荣耀。
周泽楷,要将他藏起来的荣耀还给叶修。

呼吸机被取下。
叶修只感觉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心脏越来越衰弱的跳动。
终于要迎接死亡了吗?

周泽楷站在叶修的床边。
与床病人的家属不同,周泽楷没有哭泣。
只有眼中无尽的温柔。
他的前辈。
他的前辈在生命的最后尽头寻找回了他的荣耀。

叶修睁开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周泽楷。
像是撞入了一片轻柔的海水,感受着海水的抚慰。
叶修唇角轻轻勾起,扯出一个如往日一般带着点嘲讽意味的笑容。
呼吸停止了。

周泽楷泛起一个腼腆的笑容。
却怎么也止不住眼泪。
「前辈,欢迎迎接你的荣耀。」

评论(26)

热度(62)